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站内搜索

巧用传统写当下 舞台之上见真功
作者:税清静,四川遂宁人,作家、评论家,现供职于四川省作协。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0日  点击/评论:207/0

巧用传统写当下  舞台之上见真功遂宁,我的家乡,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千百年来孕育出了一代又一代英雄遂州儿女。遂宁,因为有观音,因为有陈子昂,更有宋磁,有廉吏张船山、张鹏翮等,使得这座有着一千六百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闻名遐迩。而最近却因一部历史题材大型川剧《苍生在上》,再一次让遂宁这两个字上了热搜。

我以前不太了解川剧这种传统艺术的,认为这类古老的戏曲形式无非是坐着唱罢站着唱,站着唱完走着唱,与当今的影视艺术相比,完全没有吸引力的。然而,我的这种自以为是的认识却在2008年那个冬天被彻底颠覆了。那年11月,四川省戏剧团赴浙江绍兴参加全国戏剧精品展演,我被领导安排随团督战,因为工作的原因,终于在异地他乡第一次观看了由时任省川剧团团长陈智林亲自领衔主演的《巴山秀才》,终于领略了现代川剧带给我的艺术震撼,才知道现在川剧早已从编剧到服装道具和舞台及配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革和发展,充分吸纳和融入了声光电等现代元素。从想到,那次与省川剧团一起出差后,就让我爱上了川剧,同时深感,在省委振兴川剧大旗下,我们应该创作生产出更多更好的川剧精品来,更要加大宣传和推广力度,才能让川剧真正振兴。而最近上演的这部大戏《苍生在上》就是一部须要大力宣传推广的精品力作。

大型廉政川剧《苍生在上》,由四川省委纪委、省文化厅作指导,遂宁市纪委、市监察委、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和蓬溪县委、县政府联合出品,遂宁市川剧团演出,四川省交响乐团现场伴奏。川剧《苍生在上》以张鹏翮治河为背景,以为民担当、清正廉洁为主线,紧扣情怀、担当、清廉突出苍生在上四个字,追求在川剧舞台上塑造天下廉吏,无出其右”“流芳竹帛,卓然一代完人的艺术形象,总体定位为历史题材,现实意义,宣传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价值观。

天下第一廉张鹏翮塑

张鹏翮何许人也?人们为什么要把他搬上舞台?据史料记载,明朝洪武二年,张氏在其入川始祖张万带领下,迁居四川省遂宁县黑柏沟,即今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任隆镇黑柏沟村,至张鹏翮已经传到第九代。张鹏翮字运青,曾任刑部尚书、两江总督等,颇有廉名。世宗即位,加太子太傅。雍正元年(1723)拜相,任文华殿大学士。时黄河决口,再往治理。雍正三年(1725),于相位上病逝,谥文端,葬于遂宁县庆元山(今重庆市潼南区小渡镇庆元山,雍正帝亲为其撰写碑文。

张鹏翮一身为官清廉、一生正气,重民生疾苦,深受百姓爱戴。担任兖州知府三年,清正廉洁,查判昔日积压疑难案件,昭雪许多冤案;重视农桑,兴办教育,百姓安居乐业,民风大变,离任时官吏百姓拦路哭留。任浙江巡抚,勤理政务,革除陋规恶习,严惩贪官污吏。重视教化以正民风,禁止摊派减免赋税,赈济灾民保其生活稳定。社会稳定,百姓丰足。升兵部右侍郎,离浙时,百姓感恩戴德,拦路阻轿涕泣挽留,后绘其像于竹阁之上,要子孙后代"勿忘我公之惠政"。任江南学政,他铁面无私,公正严明,所选之才不少为贫寒有识之士。康熙褒奖他为"天下第一等人"。任吏部尚书近10年。为了对付有人来说情、请托,张鹏翮在府邸的厅堂上,树了一尊关圣帝君塑像,周仓持刀威严旁立。神座的侧面,摆一书案。每逢亲朋好友有私事请托时,他便指着塑像说:"关帝君在上,岂敢营私徇隐?"有些交谊甚笃的人,硬要求得一好的差使,张鹏翮微微一笑,诙谐地说:"周将军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很锋利,你不惧怕吗﹖" 打消登门请托者的邪念妄想……尤其是张鹏翮任河道总督时,他深研治河理论,总结前人经验,博考舆图,仔细勘察,提出"开海口,塞六坝"的治河主张和"借黄以济运,借淮以刷黄"的治河设想,采取"筑堤束水,借水攻沙"的作法。康熙倚重张鹏翮治河,称他得治河秘要,谕大学士曰:"鹏翮自到河工,日乘马巡视堤岸,不惮劳苦。居官如鹏翮,更有何议?"他的事迹庄庄件件感天动地,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他的做人和做官,都值得广泛学习和大力宣传。

《苍生在上》编剧主创之一的遂宁市文化局副局长陈立先生说:张鹏翮历官五十余年,立志远大,以身许国,品行高尚,作风严谨,一生精覃,清操自矢,才干非凡,政绩卓著,名满天下,时称"贤相""清官",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和宣传。作为一名从部队政工系统转业的老政委、地方文化战线的新兵,如何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讴歌主旋律,挖掘、整理、打造宣传地方本土文化,确实比较考手艺。好在《苍生在上》历时多年,在众多艺术人才共同努力下,在各领导关心关怀和同志们的帮助下终于首演了,作品的好坏自己满意不行,还得让广大观众来评说。 

《苍生在上》总导演、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副院长蔡雅康先生,20085.12地震后,我曾与他一起陪同文化部心连心艺术团赴重灾区都江堰、通济镇、白鹿镇等地慰问演出,从此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宜。从那时起,我就发现了蔡先生身上诸多值得我学习的精神品质,他做事认真敬业,为人正直善良,对艺术执着追求。我想他导演出来的戏一定错不了。当然,题材虽好,通过舞台艺术形式来表达,得花费大量财力物力,得靠众多部门和人员的通力合作,丑媳妇始终得见公婆,这出大戏到底如何,得看了再说,得让观众来评判。

1118日晚,《苍生在上》作为第四届川剧节展演剧目在锦城艺术宫上演,满场观众由开场时为演员精彩演唱鼓掌,到后来情不自禁地为剧中人物喝彩,为剧情故事叫好,为角色传递的人文情怀欢呼,台上台下角色与观众情感共鸣,高潮迭现。这也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从观众的反应,让我再次认识到这部作品的编剧和导演的成功,当然更离不开遂宁川剧团全体演职人员的努力,特别是遂宁市川剧团团长刘世虎亲任男一号张鹏翮,他在戏中的精神表演令人叫绝。

那么,这部又叫座又叫好的《苍生在上》到底写了什么精彩故事呢?《苍生在上》 讲述的是康熙年间,黄河决堤,张鹏翮受命河道总督治河。上任途中,他见三十万百姓无家可归,遍地灾民,饿殍遍野。为救三十万百姓,他与山东巡抚王国昌联名上奏朝廷,奏请拔三十万石粮赈救灾民,但只得到三万石。治河是他的本职,救灾是地方的事,但张鹏翮为民请愿,甘冒杀头之险,巧妙周旋,以山东各级官员一年的俸禄做抵押,借出三十万石常平仓粮,以工代赈,既解决灾民吃饭问题,又解决了治河的河工。面对治河,阿山送来包裹,他误以为是行贿,怒斥阿山,结果发现所送之物是困扰黄河的黄沙。

这正是困扰黄河久治无效的根源,他撰写了《治河全书》,采取以疏为主,束水攻沙,拆除拦河坝等措施。但拆坝将触及官员的利益,山东官员各怀私心,一致阻止张鹏翮拆坝,联名参奏张鹏翮。康熙帝大怒,罢了张鹏翮的官,所借三十万石粮由张鹏翮两年内还清,并让他带罪治河。

雨季将致,如果不拆坝,上河可能再次决堤,危及百姓安全。面对山东各级官员的阻扰,张鹏翮精密计算、果断决定拆坝,场面惊心动魄,避免了一场更大的灾难。为了还债,张鹏翮的父亲卖掉了所有家产,在穷困疾病中死去。两年过去了,筹粮还不到一半。康熙巡视黄河,黄河通畅、山东丰收,百姓推着小车来还粮,康熙大悦,张鹏翮恢复原职。该剧表现了张鹏翮心系苍生的士子情怀,塑造了清正廉洁、敢于作为、勇于担当的古代官员形象。

要说关于张鹏翮的故事,纵观其为官历程,肯定还有很多很多,甚至还有很多故事比治河更精彩更感人,而且自古以来,中国从来就不缺乏这样悲悲怯怯的故事,而此《苍生在上》出彩的地方,我认为主要在于真挚的情感表达,自古忠孝难两全,张鹏翮治河被诬陷,父亲变卖家产为其还债,甚至父亲病亡也不能床前尽孝,在如今传统亲情淡薄,忠孝文化丧失的当头,演绎出这么一部催人泪下的人性悲歌,尤如醍醐灌顶非常震撼。

川剧历史悠久,大约是在明末清初发展起来的,是四川文化的一大特色。唐代就有蜀戏冠天下的说法。清乾隆年间渐形成共同的风格,清末时统称川戏,后改称川剧。《苍生在上》这部川剧,在剧中透出了浓浓的巴蜀风情。张鹏翮治水故事虽然发生在山东,但打造的却是地地道道的正宗川剧。川剧比不上京剧的条条框框一板一眼,也比不上昆曲的华美文雅温婉动人。却具有浓浓的地方特色和生活气息,不拘于传统,巴蜀文化本在中原正统文化之外,这就造就了四川人不受拘束的想象力,而此剧想象更加离奇,富有感染力。舞台背景中,气势磅礴的黄河长时间出现,却充满了巴蜀山川的蜿蜒和灵秀。浓郁民间风情的长板凳、夯土的硕大木制夯锤等,都流露出巴蜀地区豪迈的感觉。

作为一部遂宁市文广局主抓的正剧,就是应该正大光明正弘杨正气。剧中张家以一把清风扇传家,张鹏翮谨记清廉家风,牢记做官为民的生活细节是孝,以关二爷青龙偃月刀驱赶上门送礼之人、变卖家产还债的爱民之举更是廉。不占不贪的官配叫清官?对上阿谀奉承,对百姓死活不管不问配叫好官?假公之名肥己之私,达不到目的就诬告忠良者能叫贤臣?足寒伤心、民寒伤国,爱民如子,当以天下苍生为念,编剧在全剧结尾处借角色张鹏翮之口道出的这段点题韵白充分展示了该剧历史题材,现实关照的当代意义。所以,用川剧这样具有四川特色、基层群众有很深的感情基础、有稳定的观众群体的文艺表现方式予以呈现,传递廉政、勤政文化正能量,为激励广大党员干部切实增强政治担当、历史担当、责任担当,务实肯干、廉洁勤政,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践中提供精神动力和榜样力量,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看得出,在《苍生在上》剧中,每一位优秀的川剧演员,都是掌握四功五法的高手。即唱、念、做、打”“手、眼、身、心、步。遂宁川剧团虽然偏剧一隅,在外界没有多大的名头,但正是这样独自蹲守,才保持了川剧这种传统艺术形式尽可能的不被外界打扰和影响,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保证了遂宁川剧的原汁原味。刘四虎团长此前我并不曾认识,但看其在戏中扮相俊美,表演细腻传神,其一频一笑举手投足间尽显专业,尤其是他的声腔起伏变化有致清新悦耳,他塑造的张鹏翮性格保满,舞台艺术形象形神具佳,感染力积强,得到了广大观众和专家充分肯定和一致好评。

此外,《苍生在上》在保持传统的同时,不忘记创新,为了得到更好的音效,大胆地将传统的川剧唱腔与现代交响音乐在全剧的有机融合;张鹏翮与唐成伍在常平仓前对唱课课子时的板登道具运用与灵活的舞台调度;炸坝时象征黄河水流的黄绸写意舞蹈以及张鹏翮与阿山的胡琴对唱等导演手法,为艺术而审美地传达剧作思想,好听好看地演绎戏剧故事起到了关键的二度创作作用,充分提高了全剧的观赏性、增厚了全剧的艺术质感。

 正如著名评论家周光宁先生所说,大型川剧《苍生在上》是一部振聋发聩的成功之作。作品虽取材历史,实则关照当下,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不管是从事文艺组织工作还是从事文艺创作工作,如何挖掘和使用好历史题材,如何运用传统文艺形式,来关照现实,描绘当下,都值得我们去好好研究和思考。

再一次祝贺《苍生在上》创作、演出成功!

 

 



  编辑:四川艺术创作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创作网 © 2002-2012   蜀ICP备11024876号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东城根南街21号  联系电话:028-86122575  邮箱:jms8612@163.com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