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站内搜索

临崖方知道理真 ——浅谈《还我河山》
作者:马露菲,四川师范大学硕士生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4日  点击/评论:218/0


       川剧《还我河山》讲述了自贡几家盐商在救国救难问题上思想的转变,即从企图发国难财的“在商言商”到“买飞机,炸鬼子”的思想行动的转折。

       该剧并未从高唱赞歌、单纯宣扬捐款行为这一角度来描写捐款盐商们的故事,反而是以平视的角度来深入的挖掘角色内心,用事件来丰满角色,使其脱去脸谱化的模板,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考量,所思所虑都符合逻辑,整个剧情也都在回避高歌颂扬与伟光正大的批判。

川剧《还我河山》讲述了自贡几家盐商在救国救难问题上思想的转变,即从企图发国难财的“在商言商”到“买飞机,炸鬼子”的思想行动的转折。

     该剧并未从高唱赞歌、单纯宣扬捐款行为这一角度来描写捐款盐商们的故事,反而是以平视的角度来深入的挖掘角色内心,用事件来丰满角色,使其脱去脸谱化的模板,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考量,所思所虑都符合逻辑,整个剧情也都在回避高歌颂扬与伟光正大的批判。

     剧中大部分都在展现“民族意识的觉醒者”与顽固派的斗争,而“斗争”在剧中表现的并非是你死我活的打斗、撕心裂肺的喊叫那般,最为激烈的也不过是女儿丹桂同颜三慎之间的一场争执,而这个争执最终也带着喜剧性的色彩收场,即丹桂哭了之后,爱女的颜三慎怜惜的问女儿怎么哭了,丹桂边哭边说“我看你哭了,我也就想哭了”。

      颜三慎这个人物的塑造上,该剧的处理也并非将他打到大奸大恶的反派之中,而是通过表现人物的多面性,来向观众诠释人物的复杂。如颜三慎的出场,是在盐工吵闹着要罢工时,如此嘈杂危急的局面,颜三慎三言两语便将事态稳定,盐工们也继续去工作。转过头,如此这般的大商人气势却在小女儿面前消失全无,女儿让捐钱便捐钱,心里再不乐意也依旧照办。

       而颜三慎多次向众人表示“我宁愿相信河山井十年不穿,也不信日本飞机炸自贡”,甚至对王余秀说,要是日本飞机炸盐场,用手给她煎鱼吃,以及那句“国家以前是皇帝的,现在是总统的,咋个是你妈妈乃”的疑问,都把他的无知表现的十分到位。说到底,颜三慎是一个尚且没有形成国家意识、民族意识的而心存善念的“愚民”。

      再看胡查理,他从美国留洋归来,他是接受过国外教育的人,然而在他的思想中却也没有一个“保家卫国”的概念,归根结底,则是受美国所宣扬的利己主义与个人主义的影响。他所提议的“减盐税,添盐价,卖往沦陷区”的主意以及发表的“战争归他军人管,井水河水不相干”的言论正是由此而来。   

       颜三慎和胡查理两人思想上的桎梏并非轻而易举便能打破,只因为他们并没有什么长远的想法,只活在当下,而对国民的痛苦,他看不见,如此也感知不到。对于这样的性格,只有通过亲身的经历才能让他感知深刻,由此,剧中安排了丹桂的死来刺激颜三慎,失女之痛与亲眼见到轰炸区的惨状后,方才使他发出“到此才知道理真,抗战没有旁观者,我的土地我有责,兴家要先保国家,有过才有小家业”的呼吁。

       而“临崖方知道理真”,所说的并非单单颜三慎一人,纵观剧中人物,最初发起号召的卿老师,推动她进行该行为的并非是“凭空而来,无处追迹”的爱国思想,而是因为她深知前线军人所面临的苦难,她明白我军与日军之间战力的悬殊,她的信息来源则是她在前线牺牲的未婚夫,或者我们更进一步说,推动她行动的便是爱人的死亡这一事件。

       她是作为一个知情者、亲历者出现,好比现身说法,告知大家救国救亡要齐心协力才行,而对她进行回应的也只有一群尚且幼稚的学生,彼时王余秀并未对她们的行为表现出鼓励的倾向。而王余秀和其子燊海的觉醒便是在王天祥被日本飞机炸死之后,而后的“买飞机”与“投笔从戎”才有了源头。即便是胡查理,也在经历日军轰炸后,面对尸横遍野的惨状大喊“买飞机,炸鬼子”。

     临崖方知道理真仿佛是人类的共性,我们总是强调“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缺乏对于事实的预判性与全局性认识,对于未知事物总是持有盲目乐观的态度,对他人的苦难只蒙上眼便假装自己看不见。而剧中通过死亡来扭转人物的意识的办法,也是当年中国所存在的事实,只有死亡的声音才是最响的,只有死亡的声音才能在混沌中叫醒装睡的人,以悲剧的钟声敲醒广大国民,震彻肺腑。

 


 



  编辑:四川艺术创作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创作网 © 2002-2012   蜀ICP备11024876号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东城根南街21号  联系电话:028-86122575  邮箱:jms8612@163.com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