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站内搜索

我要坚强(谐剧)
作者:包德宾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06日  点击/评论:1792/0

 

[我——芦山地震中的农民。

[我双手举着一只反罩在头顶的箩篼跌跌撞撞跑上。

我:哎哟!哎哟!我遭了!我遭了……(看见)桂花!好了好了,你顶起花枕头跑出来就好了!哎呀,吓死人了,一下就震起来了……桂花,你遭到哪点没有?(将箩篼反扣在台中)来来来,坐到说。你遭到哪点没有?

[桂花回答:没有。

我:哦,没遭到就好……我?咋个没有遭喃?遭惨了……一大砣砖块块咚的一声打在我脑壳上……嗯,咚的一声,咋个没有看到打起包?咚的一声吗,它打到脑壳顶的箩篼上了嘛。咹,我脚抖啥子?晓得啷么的喃,一遇到地震它就有点抽筋……啥子吓得打闪闪哟!你坐,你坐!它不是打闪闪,它是有点……缺钙。打闪闪……你把我说得跟你们女人伙一样,脚肚子安得有弹璜……

    [发生余震。

我:(摇晃)吔,啷么?啷么?余震了!余震了!(脚抖)啷么又弹璜……呵,又缺钙了哟?(看见桂花在哭)桂花,莫哭,莫哭!屋顶震垮了……洗衣机打得稀烂……(呜咽)洗衣机打得稀烂了吗,还有我们这两台手搓“洗衣机”嘛……()我听到嘁哩哗啦一阵响,我就晓得电视机打得稀烂了……电视机打得稀烂了……总不能我们两口子来演《后宫甄嬛传》噻?

    [桂花叫他莫哭,莫哭。

我:是,莫哭,莫哭。你都要雄起,那我还是要坚强。不幸中的万幸,我两口子还安全,砖块块只把箩篼打得咚的一声。喔,只要心口还在跳,这口气就不得散!桂花,等把这地震躲过了,我们就把房子重新盖起……钱吗……钱吗……国家肯定要帮助的,我们再自己投……投……(突然想起)嗨,桂花,我们计划存来买车跑运输那一万元喃?(吃惊)咹,还压在房间里头的?呵嗬!遭了……遭惨了!嗨,你咋个思想上简直没得个重点喃?地震一来了,你应该想到,重点的重点就是手这么一捞,捞起就跑……

    [桂花说来不及了。

我:(学她说话)“来不及了”!这下安逸了,你倒顶起个花里花哨的枕头跑出来了……看嘛,余震一来,那房架子就活摇活甩的……嘿,平常你都晓得把钱揣在身上安全,这回又咋个这么麻痹大意喃?看嘛,万一天一下雨,这垮了岩的泥石流一梭下来……嗨,我简直不敢往下想……哼,平常我割点肉吃喃,你说我奢化;打点麻将喃,你又说我搞经济犯罪……啥子牌打得大?幺、二、四、八,就算点个清一色吗,也才八角钱嘛!早晓得,老子们揣起一万元到芦山大酒店去吃欢,再包个房间打三天三夜机麻……你哭啥子哭?万打万元钱,我都没哭……(抽泣)你还先哭来吓我……啥子喃,你跑进房间去拿钱?搁倒呵!你不想活了?万一余震来了,你又娇里娇气跑不快……吔……()余震!余震……咦,活象没得好凶了喃?(拉住她)你做啥子?你做啥子?说不准你去就不准你去!不放手,不放手!我就是不放心……就是舍不得嘞!算了,桂花,这一万就当奢化了、打机麻了,留得青山在……咹,你硬是横了心要冲进去拿?

    [桂花说灾后要重建。

我:我晓得灾后要重建……这一万不去拿出来,那才是真正的经济犯罪嘞……哼,要去就我去嘛,哪个喊我这辈子要变个男人呐!说,你把錢放在哪儿的?哦,藏在床底下的胶鞋里头的?好,站开,我一趟子冲进去……(观察四周)这阵,不会有余震嘛?这山上也不会有啥子大石头滾下来嘛?这坡坡上有没得迸口……啥子我害怕了……啥子脚肚子抽筋……让开!(将箩篼底朝天罩在头顶)哼,把我的“金钟罩”罩起!()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我要飞呀飞得高……(冲进耳幕,提一双棉鞋跑上)来了,胶鞋来了!桂花,我没有害怕的哟,捞起胶鞋就跑……(放下,用手掏)咋个喃?钱喃?胶鞋哒嘛?

    [桂花说他拿的是棉鞋。

我:拿的是棉鞋?嗨……啷么的喃?哎呀,你说的啥子鞋哟?床底下黑黢黢的,哪个搞得清楚胶鞋棉鞋嘛?嗨,我想起了,我们屋头哪有啥子胶鞋嘛?咹,有,黑色的,高统统……嗨,那叫胶鞋呀?那双高统统统的叫胶靴!这么几十岁的人了,胶鞋跟胶靴都分不清楚!骡子当成马,鸭子说成鸡。你变人,茄子掐两个洞洞也叫“人”?

    [远处有人喊他。

我:咹,村主任……我晓得了,马上转移到小学操埸上去!走嘛,桂花,二天再说,先转移到安全地点去。走,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嗨,你神拙拙的望到里头做啥子?先说哈,我是坚决不准你跑进去的哈!要不然……实在是……钱的毒气大,那就我再跑一趟,。反正,为保护妇女儿童,就是牺牲了,也是光荣的!(拿起箩篼)看我的……不忙,这一盘,还是要讲究点科学……等到这一盘余震来了,下一盘余震还没有震起来,我就趁这个空空,潇潇洒洒的走进去……等倒,只等余震来了过后,我就去拿……

    [桂花说万一余震紧等不来喃。

我:咹,万一余震紧等不来?嗨,我就那么倒霉唢?连等个余震都等不到?我肯信,老天爷它就安心跟我作对!等倒起,说不定余震马上就来了。()老天爷,你未必是……当真是要跟我作对?5.12没把我震到住,这盘4.20都要震来补起?老实跟你説,我王老幺现在不怕了,坚强得很……嗨,桂花,啷么还不震喃?桂花,给你老实坦白,我刚才心头还是虚,还一遭震倒了,你二天很可能就变成人家的婆娘了……那,我才划不着……那我啷么舍得哟……是嘛,我就慌里慌张,捞起就跑,也沒看清楚是胶鞋吗棉鞋……嘿,老天爷,你啷么还不来余震哟?桂花,这回震过了,我们好生投点钱,贷点款,把老房子彻底抄了,起一幢扎扎实实抗十级地震的小洋楼……嗨,老天爷,你硬安了心的哇,余震好久才来……(余震)嘿,余震!余震!(跌坐在地)哈哈,震过了,安全了,我这就潇潇洒洒的进去……(爬起) 嗨,桂花,你啷么顶起花枕头就各人跑进去了……(追进耳幕,提一双胶靴复上)哎呀,桂花,吓死个人啰,宁愿我遭吗也不能让你冒险嘛!对了嘛,胶靴总算拿到手了,该不得又说是高跟皮鞋嘛?来,把胶靴抱好,转移到安置点去。

    [桂花说抱起好笑人哟。

我:哎呀,啥子抱起好笑人哟?你怕人笑吗,你就写张纸条条粑到胶靴高上……写啥子?你就说:这不是胶靴,这是我们的保险柜。哈哈……(高声回应)唉,村主任,我们来了,来了……()

 



  编辑:四川艺术创作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创作网 © 2002-2012   蜀ICP备11024876号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东城根南街21号  联系电话:028-86122575  邮箱:jms8612@163.com
    document.write ('');